東西問(wèn)|翁彥?。壕暗骆傆G廠(chǎng)見(jiàn)證了怎樣的東西文明互鑒?

分享到:
分享到:

東西問(wèn)|翁彥?。壕暗骆傆G廠(chǎng)見(jiàn)證了怎樣的東西文明互鑒?

2024年06月29日 20:28 來(lái)源:中國新聞網(wǎng)
大字體
小字體
分享到:

  中新社景德鎮6月29日電 題:景德鎮御窯廠(chǎng)見(jiàn)證了怎樣的東西文明互鑒?

  ——專(zhuān)訪(fǎng)景德鎮御窯博物院院長(cháng)翁彥俊

  中新社記者 李韻涵

  “千年瓷都”景德鎮有2000多年的冶陶史、1000多年的官窯史、600多年的御窯史。

  景德鎮御窯廠(chǎng)地下埋藏的碎瓷片講述了怎樣的古瓷往事?景德鎮御窯廠(chǎng)為何能在600多年間做到佳器頻出,高峰迭起?哪些瓷器見(jiàn)證了東西文明互鑒?景德鎮御窯博物院院長(cháng)翁彥俊近日就此接受中新社“東西問(wèn)”專(zhuān)訪(fǎng)。

  現將訪(fǎng)談實(shí)錄摘要如下:

  中新社記者:景德鎮御窯廠(chǎng)在中國陶瓷史上有著(zhù)何種地位,能否代表明清時(shí)期中國制瓷技藝的巔峰水平?

  翁彥?。?/strong>御窯廠(chǎng)是明清時(shí)期專(zhuān)為皇宮內苑制作御瓷的官辦瓷廠(chǎng),它并不是突然出現也不是一蹴而就的。景德鎮在晚唐時(shí)期開(kāi)始制瓷,北宋時(shí)期開(kāi)始御供,元代設立“浮梁瓷局”,明初設“御器廠(chǎng)”,在清代改稱(chēng)為“御窯廠(chǎng)”。

  從考古挖掘出的墻體、窯爐等遺跡來(lái)看,御窯廠(chǎng)在永樂(lè )時(shí)期正式起建,且有了非常正規的布局。不僅有官署,還有相應的官樣、督陶官、經(jīng)費以及工匠等。御窯廠(chǎng)不僅是中國歷史上規模最大、品類(lèi)最多、工藝最成熟的官辦瓷廠(chǎng)之一,還是一處能全面反映官窯陶瓷生產(chǎn)和歷史信息的文化遺存。

  不論是在工藝或制度,還是文化交流方面,御窯廠(chǎng)毫無(wú)疑問(wèn)是明清時(shí)期中國制瓷業(yè)的巔峰代表??梢哉f(shuō)明清時(shí)期,幾乎所有的重要瓷器創(chuàng )新都發(fā)生在御窯廠(chǎng),并且御窯廠(chǎng)通過(guò)對民窯的輸出與互動(dòng),共同促成景德鎮成為世界的制瓷中心,也由此進(jìn)一步奠定了中國成為“瓷的王國”的地位。

2023年6月19日,工作臺上擺放著(zhù)清同治景德鎮窯青花梵文折腹碗片、粉彩四季花卉紋盤(pán)片、青花彩結囍字紋罐蓋片,這些是來(lái)自清代晚期木質(zhì)沉船“長(cháng)江口二號”的瓷片。中新社記者 劉力鑫 攝

  中新社記者:景德鎮御窯廠(chǎng)下埋藏了無(wú)數碎瓷片,它們講述了怎樣的古瓷往事,其中又有怎樣的中外文明交流史?

  翁彥?。?/strong>這些碎瓷片是御窯廠(chǎng)特有的現象,經(jīng)過(guò)幾十年的挖掘和保護,目前已出土了近2000萬(wàn)片碎瓷片,這些瓷片對御窯廠(chǎng)來(lái)說(shuō),又有更加特殊的意義。御窯廠(chǎng)有著(zhù)嚴格的揀選制度,常是“百不得五”。落選品在早中期時(shí)會(huì )打碎集中并分類(lèi)掩埋。在這樣的制度下,御窯廠(chǎng)不論是樣式、水平,還是研發(fā)創(chuàng )新都達到一個(gè)巔峰。

  在御窯廠(chǎng),哪怕一件成品燒制好了,但不符合進(jìn)宮的標準,依然會(huì )被打碎掩埋,一方面是不讓帶有皇家紋飾圖案的瓷器流入民間;另一方面也反映了當時(shí)的匠心,不好的產(chǎn)品不允許流出。

  從這些碎瓷片中,可以得到很多成品以及傳世品所不具備的信息,御窯廠(chǎng)內出的不少絕品和孤品未見(jiàn)傳世,不論是北京故宮博物院還是臺北故宮博物院內都沒(méi)有,碎瓷片可以拓展對陶瓷品類(lèi)的認知。另一方面,御窯廠(chǎng)出土大量的半成品、窯具、工具等有助于揭示當時(shí)的生產(chǎn)工藝、生產(chǎn)制度。

景德鎮古陶瓷基因庫內存放的瓷片標本。吳思瑜 攝

  這些碎瓷片上,還記錄了很多中外交流的信息。在造型上,可以看到有一些中西亞地區金屬器造型的器物,例如扁壺,但它上面的紋樣又是中國的龍紋,甚至還看到有明代永樂(lè )年間甜白釉的三壺連通器,更是一種從造型到紋飾都是仿自西亞地區的金屬器,但用的卻是中國的瓷器來(lái)做載體。

  在朝廷的禮制里有一部分很重要的儀程被稱(chēng)為賓禮,舉行賓禮的過(guò)程中常會(huì )與其他國家和地區互贈禮品。其實(shí)完全可以有理由相信,當年鄭和下西洋之時(shí),就攜帶了在御窯廠(chǎng)定燒的瓷器,去贈送給航行過(guò)程中交往的國家和地區。在海外的考古中也能發(fā)現這一點(diǎn),例如在肯尼亞拉穆群島上發(fā)現的中國瓷器,還有在阿聯(lián)酋拉斯海馬考古發(fā)現的瓷器,可能就是當時(shí)御窯廠(chǎng)定燒的一類(lèi)瓷器。

  此外,還可以看到許多民窯的產(chǎn)品,模仿了御窯廠(chǎng)的官樣。例如葡萄牙里斯本的桑托斯宮,天花板上鑲滿(mǎn)了景德鎮的瓷器,很多青花瓷器的紋樣,就仿自御窯廠(chǎng)的官樣。官窯和民窯之間的互動(dòng)使得景德鎮的瓷器生產(chǎn)競爭力很強,也使得瓷器成為當時(shí)對外交流中非常重要的載體。

江西景德鎮御窯博物館內展出的青花碎片。劉力鑫 攝

  中新社記者:景德鎮御窯廠(chǎng)為何能在六百年間做到佳器頻出,高峰迭起?其中哪些瓷器見(jiàn)證了東西文明互鑒?

  翁彥?。?/strong>御窯廠(chǎng)生產(chǎn)和制作的瓷器,首先是國之大事所用,各種禮制場(chǎng)合需要用到瓷器;其次是在宮廷日常生活中使用,這些使用場(chǎng)景就決定了御窯廠(chǎng)的產(chǎn)品需要非常精良,且設計各方面很講究。在這樣一個(gè)要求下,御窯廠(chǎng)的生產(chǎn)有相應的官樣,也有大筆的資金,使用的窯爐和原料、參與的工匠等各方面都是最好的,這些瓷器都是在不惜工本去完成設計和制作條件下生產(chǎn)出來(lái)的。在如此高規格、嚴謹的制度下,產(chǎn)生了能與之相匹配的技術(shù)與產(chǎn)品。

  御窯廠(chǎng)內挖掘出了大量青花瓷的碎片,青花瓷不論是從原料上還是紋樣或者是器型上,都能看出不同工藝和文化交流碰撞的痕跡。青花料最早是從古波斯進(jìn)口的蘇麻離青,這種材料進(jìn)入中國后由景德鎮匠人創(chuàng )造出了驚艷中外的青花瓷,最后青花瓷有一部分進(jìn)入宮廷供皇室使用,還有一部分傳入中西亞地區,甚至銷(xiāo)往歐洲,這也是當時(shí)中國對外貿易和交往的重要見(jiàn)證之一。

  還有青花瓷中所用的纏枝紋,枝條帶著(zhù)枝葉纏纏綿綿的圖案,這種紋飾可以在古埃及看到其雛形。人們對這種纏枝紋所傳達出的生生不息循環(huán)往復的感覺(jué)十分喜愛(ài),即使是在不同文化背景下,對美好都有一種理想的追求,而這也能成為不同文化語(yǔ)境下溝通的橋梁。

  在景德鎮的外銷(xiāo)瓷中,不僅有國內通用的瓷器遠銷(xiāo)海外,還有專(zhuān)門(mén)為國外定制的瓷器。例如紋章瓷,一些歐洲的家族或者團體會(huì )要求把屬于自己家族的特殊標志燒在瓷器上,甚至東印度公司等會(huì )在景德鎮定做一些瓷器,這類(lèi)產(chǎn)品一般都較為精致。

景德鎮御窯博物院內,翁彥俊介紹御窯的歷史。吳思瑜 攝

  中新社記者:在當下,景德鎮御窯廠(chǎng)將如何利用好這些歷史遺存,講述新的陶瓷故事?

  翁彥?。?/strong>御窯博物院最核心的一項業(yè)務(wù)是考古,除去物理上的挖掘,也嘗試進(jìn)行一種更深入的挖掘。不論是成立景德鎮古陶瓷基因庫對碎瓷片進(jìn)行整理、研究,還是定期進(jìn)行文物展陳,都是對御窯文化的一種深入挖掘。

  通過(guò)這種深入挖掘,可以去做各種當代應用。一方面可以幫助更好理解古代社會(huì ),復原古代工藝;另一方面能通過(guò)展示傳統文化的魅力,激發(fā)更多文旅意愿,向世界講好瓷器故事。

  景德鎮御窯博物院如今的“形象代言人”——“歲歲鴨”,便是御窯文化與文旅結合的一次嘗試?!皻q歲鴨”的原型為明成化素三彩鴨形香薰,在御窯廠(chǎng)遺址內發(fā)現了它的碎片,產(chǎn)品由于各種原因沒(méi)能在當年“進(jìn)宮”,其成品也未見(jiàn)傳世。如今,這只“歲歲鴨”不僅前往北京故宮博物院進(jìn)行修復,還出現在各類(lèi)文創(chuàng )上,深受大量游客喜愛(ài)。

江西景德鎮御窯博物院,一個(gè)修復好的明成化素三彩鴨形香薰。劉力鑫 攝

  目前景德鎮古陶瓷基因庫已經(jīng)做了將近2000套物理標本數據,同時(shí)還研發(fā)和利用機器人,來(lái)幫助基因庫加速處理陶瓷標本。古陶瓷基因庫最終需要形成將近5萬(wàn)件標本,才能初步說(shuō)清楚從晚唐一直到民國時(shí)期,官、民窯陶瓷產(chǎn)業(yè)的發(fā)展變化。

  此外,景德鎮古陶瓷基因庫已經(jīng)做了一期數據庫,這個(gè)數據庫將有序對外界開(kāi)放。在不久的將來(lái),很多人都能訪(fǎng)問(wèn)這個(gè)數據庫,不論是作為個(gè)人喜好單純的瀏覽欣賞,還是需要陶瓷紋樣來(lái)做產(chǎn)品設計開(kāi)發(fā)。(完)

  受訪(fǎng)者簡(jiǎn)介:

景德鎮御窯博物院院長(cháng)翁彥俊。吳思瑜 攝

  翁彥俊,景德鎮市陶瓷考古研究所所長(cháng),景德鎮御窯博物院院長(cháng),北京大學(xué)考古學(xué)博士,美國加州大學(xué)洛杉磯分校博士后,副研究館員,江西省十三屆政協(xié)委員,江西省歐美同學(xué)會(huì )副會(huì )長(cháng)。景德鎮御窯廠(chǎng)遺址、落馬橋窯址等考古隊領(lǐng)隊或執行領(lǐng)隊,御窯文化策展人,曾從事菲律賓和美洲地區中國古代瓷器貿易遺存的考古調查,創(chuàng )立“景德鎮古陶瓷基因庫”并于2023年入選國家文物局文物事業(yè)首批高質(zhì)量發(fā)展案例。

【編輯:張子怡】
發(fā)表評論 文明上網(wǎng)理性發(fā)言,請遵守新聞評論服務(wù)協(xié)議
本網(wǎng)站所刊載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網(wǎng)觀(guān)點(diǎn)。 刊用本網(wǎng)站稿件,務(wù)經(jīng)書(shū)面授權。
未經(jīng)授權禁止轉載、摘編、復制及建立鏡像,違者將依法追究法律責任。
Copyright ©1999-2024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評論

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