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西問(wèn)·中國石窟|史家珍:龍門(mén)石窟的國際化程度究竟有多高?

分享到:
分享到:

東西問(wèn)·中國石窟|史家珍:龍門(mén)石窟的國際化程度究竟有多高?

2024年06月29日 20:18 來(lái)源:中國新聞網(wǎng)
大字體
小字體
分享到:

  中新社鄭州6月29日電 題:龍門(mén)石窟的國際化程度究竟有多高?

  ——專(zhuān)訪(fǎng)中國古跡遺址保護協(xié)會(huì )常務(wù)理事、龍門(mén)石窟研究院原院長(cháng)史家珍

  中新社記者 闞力

  歷史文化遺產(chǎn)是不可再生、不可替代的寶貴資源,石窟寺是其中一個(gè)類(lèi)型。洛陽(yáng)龍門(mén)石窟是石窟寺藝術(shù)的中國化之地和集大成者之一,也是東西方文化的交融匯集之地。中國古跡遺址保護協(xié)會(huì )常務(wù)理事、龍門(mén)石窟研究院原院長(cháng)史家珍近日接受中新社“東西問(wèn)”專(zhuān)訪(fǎng),詳解世界視野下的龍門(mén)石窟。

  現將訪(fǎng)談實(shí)錄摘要如下:

  中新社記者:中華文明多元一體和兼收并蓄在龍門(mén)石窟有何體現?

  史家珍:2000年11月,中國四大石窟之一的河南洛陽(yáng)龍門(mén)石窟入選《世界遺產(chǎn)名錄》。一直以來(lái),龍門(mén)石窟是中國熱門(mén)文化旅游目的地之一,也是中外學(xué)術(shù)界開(kāi)展文化遺產(chǎn)研究的圣地之一。

游客在龍門(mén)石窟參觀(guān)游覽。陳曉東 攝

  石窟寺是中外文明交流互鑒的結晶,也是絲綢之路文化交流的碩果。中國佛教石窟在自西向東沿絲綢之路推進(jìn)的過(guò)程中,先是在古西域形成保留濃郁南亞風(fēng)格的石窟建筑形式、空間結構布局、以塑畫(huà)藝術(shù)為特征的“龜茲模式”,進(jìn)入內地后又先后孕育出保留濃郁胡貌梵風(fēng)、顯著(zhù)西域特征的“涼州模式”與“平城模式”。

  北魏孝文帝遷都洛陽(yáng),大力推動(dòng)民族融合和制度創(chuàng )新,當時(shí)洛陽(yáng)的佛教造像工程,在融匯中外文明基因、貫通南北文化元素的基礎上,創(chuàng )新出契合華夏民族形貌特征和審美情趣的佛教造像,形成以“秀骨清像”“褒衣博帶”為視覺(jué)特征的“中原風(fēng)格”,標志著(zhù)沿絲綢之路西來(lái)的佛教造像藝術(shù)中國化的階段性完成,同時(shí)勾勒出佛教及其建筑空間藝術(shù)、人物造型藝術(shù),在政治傾向、佛教信仰、審美情趣、禮儀習俗的影響下,不斷中國化、世俗化的歷史軌跡,見(jiàn)證了從印度、中亞地區傳入的佛教文化,最終融入多元一體的中華文明,并形成特征鮮明、具中國特色佛教藝術(shù)體系的歷史進(jìn)程。

  除此之外,龍門(mén)石窟的景教(唐代傳入中國的基督教派)遺跡,以及大量歐洲、中西亞、印度等地希臘式柱頭、植物紋樣、人物形象和南亞次大陸、朝鮮半島等地僧眾所開(kāi)鑿的石窟、棲息的墓葬,也共同成為中華文明多元一體和兼收并蓄的歷史見(jiàn)證。

  中新社記者:龍門(mén)石窟有哪些東西方文化交融印記?

  史家珍:龍門(mén)石窟鑿于北魏孝文帝遷都洛陽(yáng)前后,嗣后歷經(jīng)西魏、東魏、北齊、隋、唐、五代的營(yíng)造,形成了南北長(cháng)約1公里、具有2000余座窟龕和10萬(wàn)余尊造像的石窟遺存。歷時(shí)逾500年的營(yíng)造過(guò)程中,包含北魏和盛唐兩個(gè)造像的高潮階段。至今,保存在伊闕兩山的像龕,絕大多數是這兩個(gè)時(shí)代的文化遺產(chǎn)。

  北魏和唐代是龍門(mén)石窟營(yíng)建的兩個(gè)高峰期,洛陽(yáng)作為當時(shí)的都城,是西方商旅、使團的目的地?!堵尻?yáng)伽藍記》描述:自蔥嶺以西,至于大秦,百?lài)С?,莫不歡附,商胡販客,日奔塞下,所謂盡天地之區已。樂(lè )中國土風(fēng)因而宅者,不可勝數,是以附化之民,萬(wàn)有余家。

  上述文獻記錄了西方商販云集洛陽(yáng)、從事貿易活動(dòng)乃至移民洛陽(yáng)安居樂(lè )業(yè)的盛況。龍門(mén)石窟所處的伊闕峽谷地處漢魏洛陽(yáng)城和隋唐洛陽(yáng)城近郊,是當時(shí)都城政治禮儀體系的重要組成部分。這些移民及其民族文化,自然在龍門(mén)石窟留下了印記。

  龍門(mén)石窟是具有高度國際化水平的石窟之一,其佛教造像藝術(shù)除了體現中國化、世俗化的特點(diǎn)外,現存還有北魏至唐朝時(shí)期的外國人、外族人所造佛像。龍門(mén)石窟造像遺跡有印度高僧寶思惟造丈六石龕、吐火羅僧寶隆造釋迦像龕、新羅像龕及安、康、石、曹等中亞昭武九姓開(kāi)鑿窟龕。

  同時(shí),在石窟雕刻中,也有反映西方文化的裝飾紋樣或受其影響而融合改變的裝飾圖案。如龍門(mén)石窟賓陽(yáng)中洞門(mén)券拱下雕刻的一對柱頭,就帶有明顯的希臘“愛(ài)奧尼亞”式柱頭痕跡,屬于古希臘愛(ài)奧尼亞風(fēng)格式石柱,是典型的希臘文化藝術(shù)元素。

  此外,蓮花洞內外覆缽式佛塔、胡人弟子形象以及窟龕龕楣、背光等部位的裝飾中有大量西域樂(lè )器、西方動(dòng)植物紋樣等,都是龍門(mén)石窟高度國際化的表現。

龍門(mén)石窟蓮花洞頂部的蓮花藻井。 周沁軍 攝

  中新社記者:與中外石刻藝術(shù)相比較,龍門(mén)石窟有何獨特之處?

  史家珍:聯(lián)合國教科文組織世界遺產(chǎn)委員會(huì )評價(jià):“龍門(mén)地區的石窟和佛龕展現了中國北魏晚期至唐代期間最具規模和最為優(yōu)秀的造型藝術(shù)。這些翔實(shí)描述佛教宗教題材的藝術(shù)作品,代表了中國石刻藝術(shù)的最高峰?!?/p>

  與中國其他石窟相比,龍門(mén)石窟可從三個(gè)“者”的角度去認識:

  一、“國之大者”。龍門(mén)石窟是南北分裂對峙時(shí)期,順應天下太平渴求、四方一統大勢、民族融合潮流的北魏政權,為宣示融合決心、展示革新成果、塑造華夏正統而主導經(jīng)營(yíng)的王朝政治禮儀性工程。

  二、“集大成者”。龍門(mén)佛教造像藝術(shù)遠承印度石窟藝術(shù),近繼大同云岡石窟風(fēng)格,其開(kāi)鑿融合魏晉洛陽(yáng)和南朝先進(jìn)而深厚的漢族歷史文化而形成??梢哉f(shuō),龍門(mén)佛教造像藝術(shù)是集犍陀羅、西域、河西、平城等地石窟藝術(shù)之大成。從北魏時(shí)期以賓陽(yáng)洞中佛像為代表的“秀骨清像”“褒衣博帶”的中原風(fēng)格,到唐代造像因受雍容華貴、富麗腴美時(shí)尚的影響,演變?yōu)槊嫦鄨A潤、體軀豐腴、典雅端麗,以“豐腴為度”的大唐風(fēng)范,龍門(mén)石窟的佛教造像達到了形神兼備統一的完美藝術(shù)高峰,代表作就是奉先寺中的盧舍那大佛。盧舍那大佛堪稱(chēng)是7世紀石窟造型藝術(shù)中最完美的代表性作品之一。龍門(mén)北魏和唐代佛教藝術(shù)的“中原風(fēng)格”“大唐風(fēng)范”一經(jīng)形成,即成為“四方之則”,對各地石窟造像產(chǎn)生了深遠影響,甚至遠及朝鮮、日本。

  三、“前無(wú)古人,后無(wú)來(lái)者”。龍門(mén)石窟所展現出的中國化佛教思想和石窟藝術(shù),是宗教理念與人間審美的完美結合,具有強烈的藝術(shù)感染力和社會(huì )教化作用。以至1910年,美國藝術(shù)收藏家、實(shí)業(yè)家查爾斯·蘭·弗利爾(Charles Lang Freer)在考察日記中贊嘆道:“它能與任何存世的古跡相媲美……龍門(mén)的魅力,使其他石窟黯然失色?!?/p>

龍門(mén)石窟建筑群。陳曉東 攝

  龍門(mén)石窟周邊廣筑的中國、印度等不同建筑風(fēng)格的佛寺,龍門(mén)區域的佛教建筑空間和人物造型遺存、寺院建筑和墓葬遺跡,以及浩若煙海的碑刻題記和龍門(mén)相關(guān)的文獻記載、文學(xué)作品,是中國各大型石窟寺中豐富獨特的優(yōu)秀資源。由此形成了涵蓋宗教、政治、軍事、交通、醫藥、名人、文學(xué)、書(shū)法、觀(guān)游、建筑、水利、植物、民俗、喪葬、義舉等內容的龍門(mén)文化體系。

  不僅如此,代表中國石刻藝術(shù)最高峰的龍門(mén)石窟也可以與世界上的其它石刻藝術(shù)作品相媲美。比如瑞典史學(xué)家喜龍仁,就曾把米開(kāi)朗基羅的雕像“摩西”和龍門(mén)奉先寺盧舍那大佛兩者并列,并比較東西方雕刻的不同表現方式。

兩名外國游客在河南洛陽(yáng)龍門(mén)石窟盧舍那大佛前拍照留念。徐崇德 攝

  中新社記者:近年來(lái)有哪些對龍門(mén)石窟的保護和利用工作?

  史家珍:近年來(lái),龍門(mén)石窟積極探索創(chuàng )新石窟寺保護利用的“龍門(mén)模式”,我們在保留索回海外流失文物最終所有權的前提下,提出“友好合作、多軌并一、數據聚合、成果共享”的流散文物“數字回歸”模式,聯(lián)合西安交通大學(xué)與美國芝加哥大學(xué)等合作開(kāi)展《帝后禮佛圖》離散文物三維數據采集和實(shí)體復原項目,結合技術(shù)、學(xué)術(shù)、藝術(shù)三大學(xué)科領(lǐng)域研究方法,對陳列在美國的皇后禮佛圖與賓陽(yáng)中洞浮雕殘壁、院藏碎塊,以“數據聚合”的方式,進(jìn)行造型還原和環(huán)境復原。

  下一步,我們將繼續做好對龍門(mén)石窟的保護和利用工作。包括統籌好搶救性保護和預防性保護、本體保護和周邊保護、單點(diǎn)保護和集群保護;以石窟寺保護基礎研究、防風(fēng)化等關(guān)鍵技術(shù)、材料裝備研發(fā)等為重點(diǎn)方向加強石窟寺保護重點(diǎn)研發(fā),提升石窟寺保護科技支撐能力;加大數字化保護力度,建設共用共享的“數字龍門(mén)”石窟寺文物資源數據平臺等,多措并舉做好龍門(mén)石窟的保護利用工作。(完)

  受訪(fǎng)者簡(jiǎn)介:

史家珍。張斌 攝

  史家珍,中國古跡遺址保護協(xié)會(huì )常務(wù)理事、中國考古學(xué)會(huì )理事、河南省考古學(xué)會(huì )副會(huì )長(cháng),曾任洛陽(yáng)市文物考古研究院院長(cháng)、龍門(mén)石窟研究院院長(cháng),40年來(lái)一直在文物保護、田野考古一線(xiàn)工作,先后主持發(fā)掘了洛陽(yáng)市欒川縣伊河南岸孫家洞舊石器遺址發(fā)掘等數處大型古代遺址和洛陽(yáng)漢帝陵等數十座重要墓葬的考古發(fā)掘工作。1998年、2007年、2012年、2013年,主持發(fā)掘的項目被評為年度全國十大考古新發(fā)現。1998年、2008年、2009年,三次榮獲國家文物局田野考古獎。

【編輯:張子怡】
發(fā)表評論 文明上網(wǎng)理性發(fā)言,請遵守新聞評論服務(wù)協(xié)議
本網(wǎng)站所刊載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網(wǎng)觀(guān)點(diǎn)。 刊用本網(wǎng)站稿件,務(wù)經(jīng)書(shū)面授權。
未經(jīng)授權禁止轉載、摘編、復制及建立鏡像,違者將依法追究法律責任。
Copyright ©1999-2024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評論

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