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西問(wèn)·中外對話(huà)|當鄂溫克族歌唱家遇上美國鄉村音樂(lè )人

分享到:
分享到:

東西問(wèn)·中外對話(huà)|當鄂溫克族歌唱家遇上美國鄉村音樂(lè )人

2024年04月07日 21:36 來(lái)源:中新網(wǎng)微信公眾號
大字體
小字體
分享到:

  北京時(shí)間4月2日晚,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應約同美國總統拜登通電話(huà)。雙方同意采取進(jìn)一步措施擴大兩國人文交流。

  中美兩國如何通過(guò)音樂(lè )交流,傳遞友誼信號?中國的民族文化要走出國門(mén),擁抱世界,有哪些關(guān)鍵之道?對此,中新社“東西問(wèn)·中外對話(huà)”欄目邀請中央民族大學(xué)音樂(lè )學(xué)院教授、國家一級演員、鄂溫克族歌唱家烏日娜和中央民族大學(xué)美籍教授、社會(huì )學(xué)博士、鄉村音樂(lè )人馬克·力文(Mark Levine),展開(kāi)對話(huà)。

  烏日娜認為,音樂(lè )無(wú)國界,可以跨越語(yǔ)言障礙。在人文交往中,音樂(lè )交流最為直接。和中國多民族文化的交流互鑒一樣,東西方文化也能夠跨越不同背景,通過(guò)音樂(lè )感受對方的文化內涵。

  在馬克·力文眼中,中國宛如“一本厚厚的樂(lè )譜”。在音樂(lè )創(chuàng )作過(guò)程中,他親身感受到了中國各族人民的熱情與包容。他也鼓勵更多的國外友人來(lái)到中國,聆聽(tīng)感受中華文化,回國之后成為“文化大使”,講述自己的所見(jiàn)所聞。

  對話(huà)實(shí)錄摘編如下:

  中新社記者:馬克·力文老師,中國有著(zhù)豐富的鄉村文化,作為一位鄉村音樂(lè )人和作家,您走遍了中國,您認為中國的鄉村有哪些獨特之處?

  馬克·力文:我覺(jué)得最吸引我的,是對中華文化的體驗,而且我發(fā)現,中華文化非常多元。在我的國家(美國),很多人完全意識不到這一點(diǎn)。他們一想到中國,就會(huì )覺(jué)得各地的中國人都一樣。但其實(shí)中國是一個(gè)非常了不起的、非常多元的國家。我想通過(guò)演講、書(shū)籍、歌曲等各種方式把這些故事講出來(lái),讓全世界了解這個(gè)國家的多元性。多元性是中國給我留下的最深刻的印象。

  中新社記者:兩位老師如何看待歌曲在文化傳承中起到的作用?

  烏日娜:我們鄂溫克民族有自己的語(yǔ)言,(索倫、通古斯、使鹿鄂溫克)三個(gè)部落也有自己的方言,但是我們沒(méi)有文字,所以我覺(jué)得,鄂溫克族的民歌確實(shí)(在文化傳承中)起到了非常大的作用。

  民歌是文化和音樂(lè )的源泉。這里面首先包括了民族語(yǔ)言,那里面有我們的地理,有我們父輩的生活,有教育、生態(tài)環(huán)保的理念和對大自然的感恩。很多東西都會(huì )留在民歌里。

  馬克·力文:縱觀(guān)歷史,有些情況下,沒(méi)有書(shū)面語(yǔ)言的文化,一般會(huì )通過(guò)歌曲和詩(shī)歌來(lái)傳遞相關(guān)文化中的故事。我認為音樂(lè )是一種非常好的形式。歌曲可以向人們講述歷史,可以傳承文化,可以呈現來(lái)自不同背景、不同國家的人們的生活方式。所有這些結合在一起,能夠創(chuàng )造出超越這個(gè)民族本身文化的東西。這就有點(diǎn)像我有一位中國的音樂(lè )搭檔,我們用英語(yǔ)和中文演唱。她拉二胡,我彈吉他,文化交融創(chuàng )造出了新的東西。

  中新社記者:馬克·力文教授曾把中國比作“一本厚厚的樂(lè )譜”,兩位老師對這一比喻有何看法?

  馬克·力文:我的公寓里有一個(gè)譜架,譜架上放著(zhù)一個(gè)筆記本,里面有我寫(xiě)的80多首歌。翻開(kāi)這個(gè)筆記本,你會(huì )發(fā)現里面記錄了不同主題的歌:有我在麗江、三亞、張家界、大連等地看到的風(fēng)景,有對北京夏季奧運會(huì )和冬季奧運會(huì )的紀念,有以汶川抗震救災為主題的創(chuàng )作,還有對中國共產(chǎn)黨建黨100周年、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70周年的紀念。方方面面,一應俱全。

  烏日娜:我們中國有56個(gè)民族,音樂(lè )特別的多樣,地區音樂(lè )(民歌)就包含在內。地區音樂(lè )確實(shí)是一本非常厚的樂(lè )譜,而且每個(gè)地方、每個(gè)民族、每個(gè)語(yǔ)言、各地山水都有不同的特色,也包括我們北方的鄂溫克族。每種音樂(lè )的風(fēng)格,每個(gè)民族的語(yǔ)言和旋律,高山、海洋、草原、沙漠的描繪……全世界沒(méi)有比我們中國更豐富、更厚重、色彩更多樣的樂(lè )譜。

  中新社記者:我們通常說(shuō),音樂(lè )無(wú)國界。音樂(lè )也可以是一座橋梁,那么您認為,中美應該如何加強音樂(lè )交流呢?

  烏日娜:音樂(lè )無(wú)國界,所以音樂(lè )也沒(méi)有語(yǔ)言的障礙。好的音樂(lè )會(huì )治愈精神壓力?!耙魳?lè )無(wú)國界”指的是我不用說(shuō)話(huà),哼哼一下,就可能感染到你(的情緒)。音樂(lè )的交流是最直接、最近的。

  我帶著(zhù)創(chuàng )作的鄂溫克部落原生態(tài)舞臺劇《敖魯古雅》,參加過(guò)南美洲智利圣地亞哥的第四屆民俗藝術(shù)節。我們到圣地亞哥演出的時(shí)候,他們對我們的風(fēng)格就非常喜歡。我們對熊的崇拜,對大自然的崇拜,我們的這種感恩歌,我們愛(ài)護動(dòng)物、愛(ài)護大自然的歌舞,一下子就感染到他們了,全世界的人都是一樣的。

  其實(shí)我們也沒(méi)說(shuō)話(huà),只是做舞蹈動(dòng)作,就能夠去感染到他(們)了。所以我覺(jué)得,像這種交流真的是“無(wú)國界”。

  馬克·力文:我曾經(jīng)在中央民族大學(xué)(以下簡(jiǎn)稱(chēng)“民大”)參加過(guò)一個(gè)(慶祝)彝族節日(的活動(dòng))。當時(shí)我坐在一個(gè)學(xué)生旁邊,讓她幫我翻譯臺上一位歌手唱的歌。當她翻譯給我聽(tīng)后,我有一種熟悉的感覺(jué)。雖然我從來(lái)沒(méi)聽(tīng)過(guò)這首歌,它的歌詞也是彝族語(yǔ)言,但這首歌的內容與美國著(zhù)名歌曲《鄉村路,帶我回家》基本相同,唱的是一個(gè)人離開(kāi)家鄉到城里工作,但又十分想念自己家鄉的故事。兩首歌幾乎一樣。

  我在中國認識的很多外國人都會(huì )彈古箏、拉二胡、演奏嗩吶等各種不同樂(lè )器。他們聽(tīng)過(guò)用這些樂(lè )器演奏的音樂(lè )后,就想進(jìn)一步了解、體驗它們。

  我們也應該給外國留學(xué)生提供一些機會(huì ),讓他們去親眼看看、親身體驗、去交流、去聆聽(tīng)、去學(xué)習,這些都非常有必要。這樣當他們回到自己的國家時(shí),他們就會(huì )成為“文化大使”,講述自己的所見(jiàn)所聞。

  中新社記者:兩位教授的很多學(xué)生都來(lái)自中國的不同民族,大家在一起相處,是什么樣的感覺(jué)?

  烏日娜:我在民大待了最起碼30多年,遇到了全國不同地方的各個(gè)民族的學(xué)生,我特別喜歡。每個(gè)地方的孩子都帶著(zhù)不同的文化背景來(lái)到北京,來(lái)到我們身邊。我們在一起交流,我覺(jué)得值得互相學(xué)習的東西特別多。中西文化的借鑒是一樣的,我們相互借鑒,相互交流。

  馬克·力文:我在民大任教16年了。讓我感觸最深的是,在美國,人們并不了解中國是一個(gè)多民族國家。一提起各個(gè)族裔,美國媒體常常報道的是它們之間的沖突,但在中國,各民族的關(guān)系并不是這樣。

  放眼望去,我班里的同學(xué)來(lái)自不同民族。他們在干什么,打架嗎?不,他們在學(xué)習。下課后呢?也許還在一起學(xué)習,也許在一起吃飯、玩?;蛸徫?。他們知道自己都是中國人,同時(shí)也為自己的民族文化感到自豪。

  一個(gè)人了解中國最好的辦法,就是親自來(lái)看看。親眼見(jiàn)證,與人交流,到各地旅游,這樣他們就會(huì )發(fā)現,無(wú)論走到哪里,當地的人們都非常熱情。

  不久前,我去喀什,那里有維吾爾族人、柯?tīng)柨俗巫迦撕退俗迦?。人們一起生活、工作、和睦相處,孩子們在學(xué)校里相處融洽。這些事都得自己去看才行。百聞不如一見(jiàn)。

  

【編輯:邵婉云】
發(fā)表評論 文明上網(wǎng)理性發(fā)言,請遵守新聞評論服務(wù)協(xié)議
本網(wǎng)站所刊載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網(wǎng)觀(guān)點(diǎn)。 刊用本網(wǎng)站稿件,務(wù)經(jīng)書(shū)面授權。
未經(jīng)授權禁止轉載、摘編、復制及建立鏡像,違者將依法追究法律責任。
Copyright ©1999-2024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評論

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