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名人談文化|王立群:整天糾纏人際關(guān)系,啥也做不成

分享到:
分享到:

文化名人談文化|王立群:整天糾纏人際關(guān)系,啥也做不成

2024年06月29日 13:18 來(lái)源:中國新聞網(wǎng)
大字體
小字體
分享到:

  中新網(wǎng)北京6月29日電(記者 上官云)“經(jīng)受過(guò)重重挫折的人,他才能真正做出驚天動(dòng)地的事業(yè)?!薄把劬梢越?,目光不能短淺?!绷钠鹗篱g百態(tài),著(zhù)名文化學(xué)者王立群的見(jiàn)解總是一針見(jiàn)血,精準戳中人們內心的情緒。最近,年逾古稀的他,再一次在社交平臺上火了。

  十多年前,王立群在《百家講壇》上憑借講《史記》出圈,在擔任《中國民歌大會(huì )》《中國詩(shī)詞大會(huì )》等文化節目的點(diǎn)評嘉賓時(shí),妙語(yǔ)連珠,迅速走紅。

  短視頻盛行的當下,有人把他當年的觀(guān)點(diǎn)翻出來(lái),有時(shí)寥寥數語(yǔ),就能收獲數以萬(wàn)計的點(diǎn)贊。他本人也成了一些網(wǎng)友喜歡的“金句王”。

  不過(guò),對于外界給自己貼上的各種標簽,他對中新網(wǎng)記者說(shuō),可能是經(jīng)歷的比較多,自己以前就在講座上或者采訪(fǎng)中即興談了點(diǎn)感想,現在也早就忘了當年說(shuō)的什么。

  “沒(méi)必要在意虛名?!睙o(wú)論被問(wèn)到當年的走紅,還是如今的“翻紅”,王立群都是這個(gè)回答。

  制圖:司方

  作為學(xué)者,他一直把讀書(shū)和做研究視為主業(yè),認為要將有限的精力拿來(lái)做一些有意義的事情,認真做學(xué)問(wèn)最重要,“有一分材料,說(shuō)一分話(huà)?!?/p>

  踏踏實(shí)實(shí)做學(xué)問(wèn),老老實(shí)實(shí)做人。這是王立群治學(xué)的風(fēng)格,也是一以貫之的人生態(tài)度。

  《史記》中的人生智慧

  寥寥數語(yǔ)即成“金句”,這源自王立群多年積攢的知識儲備。聊天時(shí),他能引經(jīng)據典,說(shuō)到如何面對挫折的命題,隨口就能援引《史記》中的故事,講出一通令人信服的道理。

  打開(kāi)書(shū)柜掃一眼,王立群的很多藏書(shū)都跟《史記》有點(diǎn)兒關(guān)系。對他而言,《史記》里有很多鮮活的人物和人生智慧,而不只是冷冰冰的文字。

  “你看,項羽經(jīng)?!笈?,進(jìn)入函谷關(guān)那次也是,但這很不應當,說(shuō)明項羽看不清和劉邦之間的關(guān)系?!蓖趿⑷航忉?zhuān)嗽遣⒓缱鲬鸬膽鹩?,當秦朝覆滅以后,就變成了對手?/p>

  然而,項羽沒(méi)有及時(shí)意識到這一點(diǎn),錯失打敗劉邦的機會(huì ),所謂“鴻門(mén)宴”,也不過(guò)是一群明白人陪著(zhù)一個(gè)糊涂人,喝了一場(chǎng)酒。

  知道真正的競爭對手是誰(shuí)、朋友是誰(shuí),該打的時(shí)候必須出手,不該打的時(shí)候用各種辦法緩和。王立群認為,這就是告訴我們,要在合適的時(shí)候做合適的事。

  再比如,韓信很有才華,但早年間窮困潦倒,成為項羽、劉邦的手下,依然不被重用,便憤然離去,于是有了“蕭何月下追韓信”的文學(xué)演繹。

  “有才的人不一定有機遇。很多事情你想透了就行,改變不了的事情別糾結,但心里要有點(diǎn)數,做好自己,有了機會(huì ),就抓緊時(shí)間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彼f(shuō)。

  沒(méi)必要追求虛名

  在國內學(xué)術(shù)圈,王立群早就小有名氣。不過(guò),他是在登上《百家講壇》之后,才在更廣闊的維度上進(jìn)入公眾視線(xiàn)。

  學(xué)者王立群。受訪(fǎng)人供圖

  他的社會(huì )閱歷相當豐富,高中畢業(yè)后,被一所小學(xué)聘為代課教師,教授語(yǔ)文、數學(xué)、珠算、美術(shù)等等,由于缺少教師,甚至在一周之內學(xué)會(huì )了彈奏腳踏風(fēng)琴,兼職教過(guò)音樂(lè )。

  很長(cháng)時(shí)間內,王立群似乎一直沒(méi)能得到命運之神的眷顧:恢復高考的消息傳來(lái),按照當時(shí)的規定,由于不符合報考條件,與高考機會(huì )失之交臂。

  他不想認命,心一橫,以同等學(xué)力身份,報考了河南大學(xué)中國古代文學(xué)專(zhuān)業(yè)的研究生,找同事借來(lái)教材,一頭扎進(jìn)書(shū)山,終于成功“上岸”,研究生畢業(yè)后留校任教。

  之后二十多年的時(shí)間里,從講師、副教授,再到成為教授、博士生導師,王立群一直教授中國古代文學(xué),內容范圍涉獵很廣,當然,也包括他喜歡的《史記》。

  他沒(méi)有想到,憑著(zhù)對《史記》的研究,自己的生活軌跡即將發(fā)生另一次改變。

  2005 年,“百家講壇”到河南大學(xué)海選主講人,王立群剛從北京出差回來(lái),由于非常疲勞,便請求第一個(gè)講——早點(diǎn)講完,好回家睡覺(jué)。

  當天,他講的是《鴻門(mén)宴》,最終憑著(zhù)對項羽的獨到解讀勝出,在61歲那一年如期亮相《百家講壇》。節目知名度飆升,他也成為當年最“出圈”的學(xué)者之一。

  有人用“大器晚成”來(lái)形容王立群。每次聽(tīng)到類(lèi)似的話(huà),他的眼角都會(huì )蕩起一圈笑紋,“要從年齡上說(shuō),去《百家講壇》的時(shí)候,晚倒是真晚?!?/p>

  學(xué)者王立群。受訪(fǎng)人供圖

  “那時(shí)候的主講人,康震老師比我小25歲,蒙曼老師比我小30歲,都不是一個(gè)時(shí)代的人?!彼猿?,“實(shí)際上我也沒(méi)什么大器,是不是成這也不好說(shuō)?!?/p>

  有句話(huà)說(shuō),出名要趁早。他倒不這么看,“想出名也要有機會(huì )啊。至于所謂的名氣,要那個(gè)虛名有什么用呢?如果不讀書(shū)、不研究,有名無(wú)實(shí),那好嗎?”

  王立群心里早就有了答案,“還是讀一點(diǎn)書(shū),增長(cháng)一點(diǎn)見(jiàn)識。自己提高了,心里才踏實(shí)?!?/p>

  底色依然是學(xué)者

  “我的底色還是一個(gè)學(xué)者?!蓖趿⑷涸恢挂淮握f(shuō)過(guò),“做人要踏踏實(shí)實(shí),做學(xué)問(wèn)也是?!?/p>

  他很早之前就養成了習慣,出現在公眾場(chǎng)合時(shí),大多會(huì )穿得很正式,無(wú)論是亮相直播間還是新書(shū)發(fā)布會(huì ),一般都會(huì )提前到場(chǎng),襯衫西裝,頭發(fā)梳得一絲不亂。

  這種嚴謹的作風(fēng)很符合人們對老派學(xué)者的印象。事實(shí)上,他也確實(shí)將大把的時(shí)間都花在了學(xué)術(shù)課題上,即便在做過(guò)重大心臟手術(shù)后,依然如此。

  學(xué)者王立群。受訪(fǎng)人供圖

  只不過(guò),最近幾年他明顯感覺(jué)身體在“抗議”,體能、記憶力、視力、聽(tīng)力全面下降。

  在醫生的建議下,他過(guò)上了一種更為規律的生活,適度散步,讀書(shū),再分一點(diǎn)時(shí)間接待來(lái)訪(fǎng)的朋友,婉拒不必要的社交活動(dòng),唯一沒(méi)變的,就是寫(xiě)書(shū)和做研究。

  “如果整天糾纏人際關(guān)系,那你啥也做不成?!蓖趿⑷罕3智榫w平穩的秘訣,就是隔絕一切,專(zhuān)心做事,別為了一點(diǎn)小事擾亂心態(tài),“覺(jué)得煩了就去看看書(shū)?!?/p>

  今年,他又完成了“王立群讀《史記》全系列精裝典藏版”的修訂,同時(shí)從緊張的工作時(shí)間中勻出一部分,重新寫(xiě)作了這套作品中的《西楚霸王項羽》。

  專(zhuān)注于學(xué)術(shù),并不意味著(zhù)跟社會(huì )脫節。他從網(wǎng)上買(mǎi)書(shū),短視頻刷得很溜,看到好文章瀏覽一下,技術(shù)性點(diǎn)贊,“按自己的需要去了解信息,我有一大堆正經(jīng)事要干,不會(huì )沉溺其中?!?/p>

  王立群很幽默地透露,自己現在也挺關(guān)注養生,因為手頭有兩個(gè)國家社科基金重大招標項目,想著(zhù)還是把它做完?!跋M芯砍晒霭鏁r(shí),自己的名字最好別加黑框?!?完)

【編輯:劉陽(yáng)禾】
發(fā)表評論 文明上網(wǎng)理性發(fā)言,請遵守新聞評論服務(wù)協(xié)議
本網(wǎng)站所刊載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網(wǎng)觀(guān)點(diǎn)。 刊用本網(wǎng)站稿件,務(wù)經(jīng)書(shū)面授權。
未經(jīng)授權禁止轉載、摘編、復制及建立鏡像,違者將依法追究法律責任。
Copyright ©1999-2024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評論

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