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物畫(huà)家曾孝濂:“大自然是源頭,亦是老師!”

分享到:
分享到:

博物畫(huà)家曾孝濂:“大自然是源頭,亦是老師!”

2024年06月29日 13:16 來(lái)源:中國新聞網(wǎng)
大字體
小字體
分享到:

  中新網(wǎng)昆明6月29日電(記者 胡遠航)“我是曾孝濂。一個(gè)畫(huà)畫(huà)的老頭兒!畫(huà)了一輩子花鳥(niǎo)魚(yú)蟲(chóng)、森林大地……沒(méi)畫(huà)夠!現在年紀大了,但還想再折騰幾年,爭取完成‘水墨生態(tài)’創(chuàng )作計劃?!?/p>

  近日,中國博物畫(huà)家曾孝濂接受中新網(wǎng)專(zhuān)訪(fǎng)。85歲高齡的他,用這段輕松、幽默的開(kāi)場(chǎng)白介紹自己。正如曾老選擇客觀(guān)呈現物種形態(tài)特征及生命力的博物畫(huà)一樣,記者也選擇“簡(jiǎn)歷+問(wèn)答實(shí)錄”的白描手法,來(lái)呈現此次采訪(fǎng)。

  “不僅要畫(huà)得像、畫(huà)得準,還要畫(huà)出生命力!”

  曾孝濂,1939年生于云南昆明。1958年,高中畢業(yè)的他,進(jìn)入中國科學(xué)院昆明植物研究所從事繪圖工作。后參與到《中國植物志》項目中,和眾多植物學(xué)家、畫(huà)師一道,為華夏大地的301科3408屬31142種植物樹(shù)碑立傳。每個(gè)人各司其職,做好自己所承擔的一部分,共同完成了這部國家巨著(zhù)。60余年,曾孝濂共創(chuàng )作發(fā)表2000余幅植物科學(xué)畫(huà),參與逾50部科學(xué)著(zhù)作的插圖工作,出版個(gè)人畫(huà)集多種。而由他設計的11套郵票中,《杜鵑花》《杉樹(shù)》《君子蘭》在歷屆全國最佳郵票評選中被評為最佳郵票,《中國鳥(niǎo)》獲第十三屆政府間郵票印制者大會(huì )最佳連票獎。

圖為博物畫(huà)家曾孝濂。中新網(wǎng)記者 劉冉陽(yáng) 攝

  中新網(wǎng)記者:有人稱(chēng)您為“中國植物科學(xué)畫(huà)第一人”,好像您卻不認同。這是為什么?

  曾孝濂:我這一輩子很簡(jiǎn)單,只進(jìn)了一家單位,只干了一件事:就是為植物畫(huà)像。而且,一干就是一輩子。雖然我有幸參與到《中國植物志》項目,但只盡了微薄之力。這個(gè)項目前前后后共有164位畫(huà)師參與繪制工作,其中有好幾位是我國植物科學(xué)畫(huà)創(chuàng )始人馮澄如先生1943年創(chuàng )辦的江南美術(shù)專(zhuān)科學(xué)校的學(xué)生,是我的老前輩。他們承前啟后、薪火相傳,培養了一批青年生物畫(huà)家。我是后來(lái)者,怎敢妄稱(chēng)“中國植物科學(xué)畫(huà)第一人”。

  在主流畫(huà)家面前,我不過(guò)多懂點(diǎn)植物學(xué)知識,少點(diǎn)個(gè)性張揚;在植物學(xué)家面前,我是小學(xué)生,只會(huì )畫(huà)點(diǎn)畫(huà);在郵票設計家面前,我只是把博物畫(huà)的理念帶入郵票設計領(lǐng)域,頂多算個(gè)票友。我那點(diǎn)植物學(xué)知識是支離破碎的,豈能稱(chēng)專(zhuān)家。我就是我,行不改名,坐不改姓。我是畫(huà)標本的博物畫(huà)家。

  中新網(wǎng)記者:植物科學(xué)畫(huà)和其它畫(huà)種有什么不同?

  曾孝濂:科學(xué)畫(huà)和其它畫(huà)種最大的區別就在于繪畫(huà)理念不同,它以植物動(dòng)物及其環(huán)境因素為創(chuàng )作主體,反應生物物種原初的自然面貌,準確呈現物種的形態(tài)特征,來(lái)不得半點(diǎn)歪曲和任意夸張。它的表現形式是具象寫(xiě)實(shí)的,二者缺一不可。而主流藝術(shù)理念的核心,在于抒發(fā)畫(huà)家本人對繪畫(huà)客體的感受和情緒,是個(gè)性的宣泄和發(fā)揮。表現形式可以是具象的也可以是抽象的,更多是表現主義的。

  中新網(wǎng)記者:一路走來(lái),您的創(chuàng )作經(jīng)歷了怎樣的變化?

  曾孝濂:最開(kāi)始,我們畫(huà)植物主要還是以標本為依據,還原物種真實(shí)的自然形態(tài)特征,以準確為最高標準。20世紀60年代中后期,因參與國家“523”瘧疾防治藥物研究項目,我第一次走進(jìn)真正的原始熱帶雨林。大自然的狂野,讓我從最初的無(wú)知懼怕逐漸過(guò)渡到驚奇贊嘆,進(jìn)而產(chǎn)生了理性的崇拜,從那些奇妙物種的特殊意象中,感悟生命的神奇和奧妙。慢慢地,我意識到畫(huà)植物科學(xué)畫(huà)不僅要畫(huà)得像、畫(huà)得準,更重要的是要表現出它們的生命力。

  “大自然是每一門(mén)學(xué)問(wèn)的源頭?!?/strong>

  1997年退休后,曾孝濂投入“百花”“百鳥(niǎo)”的創(chuàng )作中,并為2017年在中國舉辦的國際植物學(xué)大會(huì )、2019年中國北京世界園藝博覽會(huì )、2021年《生物多樣性公約》締約方大會(huì )第十五次會(huì )議等大會(huì ),創(chuàng )作《改變世界的中國植物》等不少作品。

2021年9月30日,曾孝濂博物畫(huà)展在昆明開(kāi)幕。(資料圖)中新網(wǎng)記者 劉冉陽(yáng) 攝

  中新網(wǎng)記者:退休后,為什么反而創(chuàng )作出更多作品?

  曾孝濂:對我而言,畫(huà)畫(huà),小時(shí)候是愛(ài)好,工作時(shí)是職責,那退休之后就成了一種停不下來(lái)的癖好和精神支撐。更何況,筆墨當隨時(shí)代。當下,生態(tài)回歸已成全人類(lèi)的共識。植物科學(xué)畫(huà)作為博物畫(huà)的分支,也已從科研院所走向大眾,且更加追求表達動(dòng)植物原初的自然美、生態(tài)美和它們對生存的渴望,力求和觀(guān)眾產(chǎn)生心靈共鳴,喚起大眾的認同感和親切感。

  因此,退休后我仍畫(huà)了很多畫(huà)。有自定的“百花”“百鳥(niǎo)”,也有為生態(tài)文明建設有關(guān)活動(dòng)盡力的作品。這些是機遇也是挑戰,更是應盡的職責。我曾寫(xiě)過(guò)一首打油詩(shī)自?shī)首詷?lè ):“平生無(wú)大志,就好畫(huà)兩筆。已是垂暮之年,拙性不改,一意孤行意未了。末了末了,還有人找。盡力而為,一件一件做好。還好還好,老邁之作,還有人瞧?!?/p>

  中新網(wǎng)記者:能分享一些您和植物、大自然打交道的感悟嗎?

  曾孝濂:人的認知,總是從局部和細節開(kāi)始,然后隨著(zhù)歲月的沉淀逐步深化。在如今的我看來(lái),大自然是由美的原則構成的。從微觀(guān)的大分子基因排序到肉眼難見(jiàn)的孢子和花粉粒,從維管束的交織組合到根莖葉花果的特殊構造,從生命個(gè)體到各式各樣的植被類(lèi)型和生態(tài)景觀(guān),無(wú)一不是美妙絕倫的。實(shí)際上,大自然是每一個(gè)人、每一個(gè)物種,以及每一門(mén)學(xué)問(wèn)、每一門(mén)手藝的源頭,也是我們的老師。

  “生有涯,學(xué)無(wú)涯?!?/strong>

  如今,85歲高齡的曾孝濂仍保持每天八九個(gè)小時(shí)的工作。以水墨畫(huà)的形式表達生態(tài)的意象,是他立志完成的目標。

2021年9月30日,曾孝濂博物畫(huà)展在昆明開(kāi)幕。(資料圖)中新網(wǎng)記者 劉冉陽(yáng) 攝

  中新網(wǎng)記者:當前,您在創(chuàng )作什么?

  曾孝濂:西方有不少博物畫(huà)家用油畫(huà)、丙烯等繪畫(huà)形式,創(chuàng )作近乎超寫(xiě)實(shí)的精美生態(tài)藝術(shù)畫(huà),值得我們學(xué)習借鑒。我正在用中國傳統的水墨畫(huà)形式畫(huà)生態(tài)景觀(guān)。我把它稱(chēng)之為“水墨生態(tài)”。

  中新網(wǎng)記者:畫(huà)完“水墨生態(tài)”,您的下一個(gè)目標?

  曾孝濂:人生就是場(chǎng)沒(méi)有終點(diǎn)的長(cháng)跑。從《中國植物志》,到“百花”“百鳥(niǎo)”,再到《改變世界的中國植物》……總是會(huì )有新的目標和新的工作出現。一路走來(lái),當年頑童已成白發(fā)翁,但總有追不完的夢(mèng)。一息尚存,不舍罷手。我還有很多想要畫(huà)的選題,還想實(shí)驗新技法。如果老天爺多給我一點(diǎn)時(shí)間,還想再折騰幾年。

  中新網(wǎng)記者:這么多作品中,您最滿(mǎn)意哪幅?

  曾孝濂:沒(méi)有滿(mǎn)意的。我已經(jīng)盡了最大努力,也沒(méi)法完全表現出植物的生命狀態(tài)?;ㄎ慈_(kāi)、月未圓,許是人生的最佳境界。不過(guò),年邁體弱,不是停滯不前的借口。日落前還會(huì )有晚霞,霞光也還會(huì )照到老樹(shù)樁上。正是因為意猶未盡,就必須努力,不停地感知和思考,尋找新方法、學(xué)習新技術(shù)。

  生有涯,學(xué)無(wú)涯。人生沒(méi)有盡善盡美,只能爭取問(wèn)心無(wú)愧。任歲月凋零,任時(shí)光流轉,我心依然。沒(méi)有了卻的心愿,自會(huì )有年輕一代去接力實(shí)現。(完)

【編輯:張燕玲】
發(fā)表評論 文明上網(wǎng)理性發(fā)言,請遵守新聞評論服務(wù)協(xié)議
本網(wǎng)站所刊載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網(wǎng)觀(guān)點(diǎn)。 刊用本網(wǎng)站稿件,務(wù)經(jīng)書(shū)面授權。
未經(jīng)授權禁止轉載、摘編、復制及建立鏡像,違者將依法追究法律責任。
Copyright ©1999-2024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評論

頂部